html模版百度巨變:陸奇來瞭,馬東敏也來瞭,李彥宏呢?
李彥宏和百度上下,可能對是否是“BAT”中的一員,比我們想得要在意。陸奇能帶領百度復興嗎?隻要這傢公司還叫“李彥宏”,一切就都是懸念。 ”



該文章轉自LateNews by 小晚


文|《財經》記者 宋瑋 劉一鳴,編輯|馬克

沒有什麼比最高管理層權力更迭更能表明一傢公司的焦慮與渴望改變的迫切。

2017年1月17日,百度宣佈任命前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陸奇為百度集團總裁和首席運營官(COO),負責產品、技術、銷售、營銷運營。原先向李彥宏匯報的總裁、副總裁們一並改為向陸奇匯報,其中包括向海龍、張亞勤、朱光、王勁、吳恩達等高管,而陸奇則向李彥宏直接匯報。當日,百度創始人、董事長李彥宏發表公開信稱,「這是百度變革的關鍵一步」。

陸奇並非2017年第一位空降百度的高管。上周,北京金茂威斯汀酒店,百度召開瞭季度總監會,李彥宏的夫人馬東敏(Melissa Ma)首次列席其中。馬東敏向在場百度200多名員工發言說,她曾在08年之前在百度工作過,今日重歸百度,任職「董事長特別助理」,掌管百度的投資、人力資源、市場公關。“希望可以做大傢的知心姐姐,”馬東敏在最後說。

所有人都看到瞭陸奇,但隻有少數人看到馬東敏。外人表面看,李彥宏是將公司交給陸奇,但實際是交給瞭陸奇和馬東敏兩人,前者掌管百度業務部門,後者掌管職能部門。陸奇的到來意味著百度首次迎來權力最大的職業經理人,在百度創立的17年來,李彥宏從來沒有賦予任何一個人如此高的權力;而馬東敏的到來則意味著李彥宏想要更徹底地放權,因為身份特殊,馬東敏也會在百度內部擁有很高權力。而在一周前,這兩位百度未來的關鍵人物都還不在這傢公司。

兩位超級高管的到來對於百度將是一個巨大的變化,背後是李彥宏想要徹底改造、拯救百度的決心。這無疑是一次艱難的決定。這個決定帶來瞭巨大的機會,但同時也蘊含著巨大的風險。接下來李彥宏、陸奇、馬東敏的合作關系,將是事情成敗的關鍵。

陸奇管“事”

陸奇,55歲,個子不高,身材精瘦,或許是每天堅持跑4英裡的習慣,他看上去比他的實際年齡年輕不少。李彥宏在2005年前後曾試圖說服陸奇出任百度CTO一職,但並未如願。此後陸奇先後出任雅虎執行副總裁和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陸奇在矽谷非常有名,擁有不錯的人脈和江湖地位,凡接觸過陸奇的人提起他,幾乎是眾口一詞地稱贊。

《紐約時報》描述陸奇「擁有非凡的耐力和狂熱的幹勁」,他的同事形容他為一個排沙撿金的發問機器,會就任何技術細節追究到底。他的兩句名言分別是——「永遠保持戰鬥的姿態」,以及「在適當的時候跳上適當的船」。

一位接近陸奇的人士對《財經》評價說,陸奇最有價值的不是他在技術、人工智能方面的能力,而在於這是一位精通技術公司戰略和管理的全才,以及能把科研產品化的強人選。 “Robin一直有收藏外企大牛的嗜好,但之前空降百度的都非外企決策層,更多是執行層,而陸奇不一樣。同時,他對於企業運作、管理、決策制定的掌握,這些都是Robin欠缺的。”

最後卻也格外重要的一點:陸奇當年從雅虎去微軟時,微軟正處於組織臃腫、賺錢卻不創新、迫切需要有人能帶領重整在線業務的狀態——這與今天的百度有相似之處。

“Robin已經很著急瞭。” 一位百度公司高管在兩個月前告訴《財經》記者,彼時李彥宏正在中美四處尋找優秀人才。

2017年1月18日,在一次與媒體的小型溝通會現場,李彥宏表示,他給陸奇列出瞭百度TOP10的挑戰,希望能與陸奇共同解決。昨日,一位百度管理層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稱,陸奇基本上會碰到各種難題,但更少是業務上,更多是人上面。

一位加入百度5年、現百度搜索公司員工告訴《財經》,他認為這次調整對於向海龍(百度搜索公司總裁)會有所打擊,“畢竟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沒多久,就變瞭”,但他補充說,“so what?英雄不是一兩天就可以見分曉的。”

電動床

另一位加入百度多年的中層告訴《財經》,他認為陸奇的加入是好事,“我們一直希望Robin不隻是相馬,而是可以提供更公平的跑道。”他說。

一位百度的基層員工則表示,他可以用「歡欣鼓舞」來形容當時他和同事們的心情。

“我們歡迎陸奇的到來,”一位美團高層對《財經》記者稱,“因為他肯定不會喜歡O2O。”

“陸奇肯定不是來提升效率的。”一位與百度有長期聯系的阿裡巴巴高層告訴《財經》記者。這種級別的空降在歷史上成功難度很大,因為下面的人未必會買帳。他認為陸奇需要在某個可控的業務點快速突破、建立威信,同時這個業務點要具備一定的規模。“但首先,選擇哪個業務點進行突破——這個選擇就不好做。”他說。

根據百度2016年Q3財報,其營收為182.53億人民幣,同比增長為-0.71%,首次進入負增長。同時,百度2016年前三季度的市盈率在11-13之間,也是歷史最低水平,而百度在2005到2015年的十年間,市盈率在18-954之間。

對於陸奇而言,面對Robin列出的那TOP10難題,最現實的任務,就是為找到百度下一個可見的規模增長點。

2016年6月8日李彥宏接受《財經》專訪時曾預測百度下一個增長點來自金融業務。但半年多過去,百度金融並未迎來預期中的高增長。但百度今年最大的亮點來自信息流推薦業務。2017年1月18日,李彥宏告訴《財經》記者,信息流將是百度未來較大的增長點。

上述百度員工稱,百度過去一直未意識到這個事情的嚴重性。近日,一位百度高層對《財經》表態說,百度已直起對標今日頭條。“一年內打趴他。”他說。

陸奇在技術和技術管理上極有威望,管理上多次被他的上下級誇贊,戰略上有待檢驗。“雖然有機會,但我並不認為他跑到中國就能豁然弄明白國內的競爭形態。就算他弄明白瞭,能把人和資源調動嗎?”上述阿裡巴巴高管稱,這些都是未知數。或許現實更多如李彥宏在1月18日溝通會時所稱——百度和競爭對手,在一段時期內將共同成長。

從陸奇目前的表態來看,除瞭信息流業務,其更傾向於在純技術類業務中取得突破。過去兩年間,百度開發瞭諸多基於人工智能的產品,但時至今日,即使對於Google,也在大面積地砍項目。一些西方科技評論傢認為,技術要麼結合業務,要麼做一個公共的平臺。而做公共平臺往往需要先在垂直化上取得一定的成功,再水平地做成一個平臺——Amazon所開發的Echo就是這樣的典范。

在溝通會現場陸奇和李彥宏都多次提到,“我們最主要不是自己做出一款pillar(核心)產品,而是更多開放核心技術,做成一個開放平臺。”

在陸奇2016年9月29日意外宣佈離職微軟的前20天,《財經》記者曾隨極客公園在矽谷與陸奇有過一次交流。當時陸奇癡迷於談論量子計算,他說自己花瞭不少時間和精力在量子計算的研究上,他比微軟的多數人都樂觀——他認為量子計算時代一定會到來,同時,他認為基於量子計算的商業化應用以簡單形式最快10年內可產生。

“最近幾年我重新覺悟——你必須要重新學習,以前學的東西不光過時瞭,而且現在很多理論包括物理學都已經有瞭全新的認識,所有你要從根本上重新構建知識、認識世界。”他說。量子世界是一個對人的反常的挑戰,因為人的時空概念與量子世界的效率是相反的。

導致陸奇去年受傷離職微軟的那輛自行車,就是一輛他與同事改造的、反向騎行的自行車,騎車時人和身體反應全部是倒置,所以要忘記過去學習到的全部經驗。陸奇就是在一次練習中摔傷瞭。

可以想象,對於這名嚴謹、一絲不茍,55歲依然想要重構知識體系,每天隻睡四小時就展開高強度工作的人,放棄微軟和熟悉的矽谷生活來到百度,他的「野心」和「習慣」意味著什麼。

馬東敏管“錢”

上周,北京金茂威斯汀酒店,百度召開瞭每季度一次的總監會,在場有200餘人參加,他們都是百度的中高層。一位與會者告訴《財經》記者,會議開始後沒多久,Victor(百度副總裁兼CEO助理梁志祥)便向大傢介紹瞭馬東敏,“Victor說,馬東敏的回歸由百度創業元老任旭陽推薦,內舉不避親。”

上述與會者稱,這是他第一次見到CEO夫人,她看上去意氣風發。隨後馬東敏向百度全體中高層發言說,她曾在08年之前在百度工作過,當時負責政府關系,今日重歸百度,主要負責投資、人力、財務。

發言結束,臺下響起瞭掌聲。另一位與會者回憶稱,Robin全程面帶微笑,並認真傾聽。

馬東敏新的Title是「董事長特別助理」。雖然她不在一線工作已有近十年,但她依然對近幾年百度的重要戰略決策有所參與。一位與馬東敏相熟的投資人稱其性格和Robin正好互補,他用瞭三個「特別」來表達對馬東敏的好感——「特別能幹,特別能說,特別有魄力」。另一位參與攜程並購去哪兒交易的人士稱,百度將去哪兒賣給攜程,“最終就是馬大姐拍板的”。

電動床

馬東敏亦是百度的股東之一。《財經》根據百度年報測算,2015年馬東敏的持股比例為4.68%,投票權占比為15.5%。

百度在股權設計中采用雙層結構(Dual Class Structure),其B類普通股的投票權是A類普通股的10倍。李彥宏在百度2005年報中披露,放棄對妻子持股部分的擁有權。

據百度2011年報,李彥宏共持有百度558萬份普通股,占比16%,其中A類股9萬股,B類股549萬股(通過李彥宏全資持有的英屬維京群島公司Handsome Reward Limited控制),李彥宏的投票權為52%。同時,李彥宏妻子馬東敏(Melissa Ma)持有百度167.7萬B類普通股,持股比例為4.8%,投票權為15.95%。

馬東敏持有的B類普通股在2013年有所減少,據百度2013年報披露,馬東敏持有的167.7萬B類普通股降至157.7萬股。

2014年馬東敏新獲得2.5萬A類普通股和以美國存托股份形式持有3.5萬A類普通股(Class A Ordinary Shares in the form ofADSs)。到瞭2015年,馬東敏以ADS持有的股份降至1.7萬股。

與B類普通股相比,A類普通股更多是收益權,對投票權影響較小。近年來,馬東敏所持有的B類普通股一直保持157.7萬股未變。2015年馬東敏的持股為4.68%,投票權占比為15.5%。相比之下,據百度2015年報披露,李彥宏共持有10萬A類普通股,549萬B類普通股,持股為16.15%,投票權占比53.9%。

可以看到,近年來,馬東敏的投票權一直少於李彥宏,並且馬東敏在2013年減少瞭B股數量,其投票權有所減弱,隻是隨後增加瞭A股數量,增強瞭收益權。但如果兩人婚姻關系發生變化,因為涉及財產分割,投票權占比也會相應發生變化,除非雙方有約定不涉及股票的分割。

馬東敏的到來,亦可視為Robin「放權」的關鍵一步。夫妻共同管理公司,在創業公司中偶有出現,因為創業期缺少管理人員。但在百度這樣規模的公司中卻未有先例,因為大公司往往並不缺少管理人員,最需要的是明確的戰略規劃,而戰略規劃並非參與人越多越好。

馬雲的夫人張瑛也曾在2015年參與過阿裡巴巴的具體業務,她是社交軟件 “來往”的主導者之一。當時阿裡內部將“來往”戲稱為M11所主導的項目,M11指的就是張瑛,而馬雲在內部級別不過是M10。一位阿裡高層告訴《財經》雜志,“雖然並未具體管過,但依然過多參與。”他說,在那一階段,馬雲夫婦和時任阿裡巴巴CEO陸兆禧就因為業務分歧而有爭執。

“馬東敏重回百度,這個行為已經說明很多事情。這並非大公司的正常結構,但既然Robin作出瞭這個決定,他有他的難處和考慮。”一位百度內部人士稱。

通常人們認為傢族企業是落後形態,不符合現代公司治理結構,因為傢庭關系和職場關系是兩種關系,很難處理得當。但至少到目前為止,傢族企業更基業長青。馬東敏的到來未必受到所有人的歡迎和理解,但目前的百度或許需要馬東敏這樣一位“魄力與威望兼備”的員工,雖然這位CEO夫人給百度帶來的影響還未可知。

Robin的“假期”

“Robin不放權,誰也救不瞭百度。”上述百度集團高層告訴《財經》記者。他認為,如果Robin給陸奇充分授權,或許可以穩住百度下滑的趨勢,之後在國際化、AI以及打造產品矩陣等方面發力,百度或可恢復增長、東山再起。

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稱,百度作為一傢盈利並且還在增長的公司,變革難度並沒有大傢想象中那麼大。“隻要砍掉一些沒有希望且大規模虧損的業務,盈利就會大幅上升,同時,死磕Feed流,並在這個過程中堅持人工智能業務的開發。隻要熬到下一次技術變革,說不定會迎來百度的最大機會。”

李彥宏當眾表示自己會放權,為瞭兌現承諾,他會給陸奇空間和時間。但最大的風險在於——因為李彥宏、馬東敏、陸奇三者之間的關系失衡,導致陸奇的工作無法順利開展。

“如果三人同時在公司掌權,這種結構就無法運行,下面的人也不知道該聽哪個老板的。這種做法就很可能會給某些競爭公司帶來機會。”一位百度中層告訴《財經》記者,“在目前的架構下,Robin必須放權。”

在1月18日的溝通會現場,李彥宏這樣回應記者關於「放權」的問題。他說,一直以來,自己總體是比較放權的。“如果我和下屬之間有不同意見,我都會先按照下屬的意見辦,如果辦對瞭,that’s great,我領導有方;如果辦錯瞭,回來再按照我的方法重新辦一遍。”——李彥宏認為,在放權不放權的事情上,百度的高管從來沒遇到什麼問題。

可是,如果按照下屬的辦法和按照Robin的辦法,事情都沒辦成怎麼辦?

一位創業公司CEO告訴《財經》,和「開放」一樣,放權的關鍵不是有沒有這個態度,而是有沒有這個能力。

李彥宏自2005年將百度帶上市,這傢公司在過去11年間市值增長瞭15倍,總營收從2005年的3.19億元人民幣增長到663億人民幣(2015年年收入)。百度無疑是一傢成功的創業公司,李彥宏也不能說不是一名好的CEO。但巨大成績的背後也慢慢積累瞭很多問題,比如李彥宏相對被動的管理和公司相對模糊的價值觀。這使得百度內部形成瞭一種氛圍,這種氛圍就是——他無意為之,然而很多人都覺得他不放權,很多人都覺得百度的癥結在於價值觀。

一位百度員工告訴《財經》記者,在百度內部有一句話——Robin不點頭,就是反對。百度的職能部門擁有很大權力。“Robin把批準權握在手上,比如張亞勤在並購上,可能超過300萬美金以上他說瞭就不算。比如在費用上,有些部門可能超過50萬人民幣就需要批準。”他說,在百度,隻要Robin不點頭,財務和人事就不會動。

但審批權並不影響公司成敗,這些都並非關鍵。“Robin並不認為自己不放權,事實上,他確實也不見得集權。但放權的關鍵是,台灣電動床工廠你必須明確你的「抓手」是什麼?” 一位和李彥宏相交多年的人士表示。

上述人士稱,他認為百度的問題,第一是戰略問題,其次是管理問題,所謂文化、制度都隻是管理的工具。

今時今日,上述問題都到瞭必須要去解決的程度,而隻有李彥宏自己抽身離開——哪怕是短暫的抽身而出,才能給百度和他自己以喘息的機會。

從陸奇和馬東敏的分工來看,前者掌管百度業務部門,後者掌管職能部門。那留給Robin的是什麼?李彥宏告訴《財經》記者,他未來會把更多精力放在公司的戰略、公司文化的塑造,以及對人才的培養、吸引上。

上述接近李彥宏的人士稱,Robin是一個技術男,相比於其他企業傢,他沒有很強的語言表達力和人際理解力。對於什麼是文化和價值觀,以及怎麼用制度去鞏固文化和價值觀,這是他最大的弱項——而這些,恰恰是陸奇在過去的職業生涯中有頗多思考和總結的。

對於如何在一傢大公司中創新和改革,陸奇有自己的方法論——他認為大公司的轉型是漫長的,同時,轉型最關鍵的是文化。“首先,公司必須有強大的自我定位,明確核心追求,知道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什麼事情;明確瞭核心追求後,應該必須嘗試建立一個管理機制,這個機制將允許團隊可以用不一樣的方法去做事情,讓和原來文化徹底不一樣的產品有機會成長。盡可能做到——持續保持不延續性。”陸奇說,有長期價值體系的公司才能保持強大的生命力。

這是他在微軟和雅虎學以致用的經驗和方法論,它們有望在百度被延續。陸奇告訴《財經》記者,他對於對百度的文化還有一個學習和瞭解的過程,但他希望自己可以在文化上做到——Preserve the core,and renew yourself。

“百度應該重塑自己的文化和制度,而不僅僅是找到一個拯救自己的大兵瑞恩。”一位接近李彥宏的人士告訴《財經》記者。

但文化從來不是單獨存在的,文化是在業務成長過程中被逐漸塑造出來的。對於百度而言,隻有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中來逐漸重塑自己的文化。如果持續失敗的話,或許最多隻能形成一個文化——堅韌不拔。

上述人士稱,百度的希望不在於陸奇如何「拯救」百度,而是李彥宏在與陸奇共事中,得到不斷的學習和提高。他認為,馬東敏和陸奇都是在給李彥宏學習的時間。百度內部認為搜索主體業務在未來兩三年內不會有較大波動,因此Robin至少有兩年時間可以抽身出來,放手讓陸奇去嘗試。

帶領一傢公司走出泥沼,甚至走向偉大。職業經理人是無法完成這個使命的,最終還是要靠Founder來實現。



查看原文



台灣電動床工廠5BB20A7F0FDAE61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切都攸關你

satqescm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